5分11选5走势图-5分11选5-葡萄酒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宜宾县新闻网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KTV-但毕竟现在不是所有人都有苦熬的资本

科比遗体

魅KTV還在苦熬着,一旦破產,就有1500人要失業,投資損失也要4億多。

2月6日,北京下了一天的雪,線下教育品牌兄弟連的創始人李超在那個寒冷的雪天在自己的個人公眾號上宣布了一個令人難過的消息,兄弟連北京校區停止招生,同時員工全部遣散,在全國其他城市運營的校區,更換品牌或者自主創業都行,從此兩不相干。

2月7日,K歌之王北京旗艦店總經理髮了一份內部信稱,K歌之王的正在承受巨大的財務壓力,經過研究決定,2月9日與全體200多名員工解除勞動合同,並對後續的薪酬發放和社保繳納做了一系列的安排,月底前發一半,復工后再發另一半。

然而,病毒爆發,所有的計劃都被打亂,手裡沒錢的兄弟連,死於北京的這場大雪天。

而有人等到了復工,已經開始了在家辦公,但也沒有逃過這樣的命運,他被告知公司倒閉了,沒有現金流,員工可以開始找下家了。

比如符合條件的企業可以減房租,那麼怎麼樣才算符合條件?社保的費用可以延後繳納,那麼有沒有什麼減免?又或者稅收優惠能優惠多少,失業保險返是什麼標準......

2月10日復工第一天,新潮傳媒集團宣布減員,這大概是第一個大方「官宣」裁員的公司了。「減員」涉及500人,包括20名幹部,而裁員的標準也是老說法「績效考核的末位淘汰」。

熬不過的,哪是只有KTV,在這個春節期間,取消的娛樂活動除了大型的廟會,原本的春節檔下線,各大電影院空了,KTV、遊戲廳、網吧這樣人員密集的娛樂場所,也都關門歇業了,教育部門一直盯着的教育培訓,也在這個寒假裏面熄火了。

與魅KTV相比,K歌之王算是中高端KTV的先驅了,「上海灘娛樂教父」楊偉鴻一手打造的,手裡的娛樂圈資源,上海的靜安店開業的時候,陳冠希曾來現場剪綵,一眾港星遙祝開業大吉。

歸根究底就是倆字——沒錢!K歌之王和兄弟連,可能全國人民都知道他們失業了,但是更多的扛不住的公司,只能悄悄關門。

新潮傳媒是做電梯廣告的,發展還是很不錯的,在1月份還以150億的估值,進入了胡潤中國民企500強,在羅振宇的跨年演講中,它是羅胖口中「享受苟且紅利、重新定義電梯價值」的梯媒獨角獸。

吳海的賬單也很簡單,直接曬出了魅KTV的每月經營固定成本,人力、房租、安保、寬帶,僅四項成本,每月固定支出就要551.54萬元,而現在自己賬上的現金只有1200萬了,現在不能營業、沒有收入,簡單的算術題下來,很容易就得出了2.176月的這個結果,這還僅僅是總部和直營店的數據,還有很多在籌建的和加盟的,總計100多家呢。

按照CEO張繼學的說法,新潮傳媒的賬上還有10億現金,但是如果收入歸零,那麼也就夠新潮傳媒活六七個月而已。

獨角獸還算有錢的,但害怕缺錢。

肺腑之言也好,哭窮也罷,吳海的一番話,戳到了很多人的心,「錢是好東西,希望我也有」,但是現實總是很殘酷。

在第一個復工周期間,西貝董事長賈國龍為自己的西貝算了一筆賬,疫情還在,西貝在全國60個城市的440多家門店基本上已經停擺,2萬多的員工復工無望,別說營收損失了,就是自己貸款發工資,也不過能挺3個月而已。

一人消費,就接近吳海的魅KTV近半個月的營業成本了,除了說王公子的消費能力外,K歌之王的吸金能力也可見一斑。

而北京的K歌之王也曾是北京工體這條街上「最亮的仔」,在K歌之王偶遇個把明星,不算什麼事兒,夜店江湖上一直流傳着他的傳說,還是「為人低調的網紅小王」的王思聰曾在這裏被拍到一擲千金,一晚的消費單據就6張,合計250萬。

「還是希望大家都能挺過去」。

作者| 貓哥漫長的春節假期非常的難熬,根據疫情的發展狀況,每周一個「復工通知」大家都已經習慣了,大家都很難,員工在算日子復工,而精於算賬的老闆們也不容易,算來算去,「這是離死不遠了」。

裁員的同時,也在降成本、卡死現金流,能留下來與新潮傳媒「共存亡」的,也要「自願」降薪15%,延緩績效的兌現。

未來整個疫情期間,大家都會很難,會哭的已經找到奶吃了,西貝已經從銀行那裡拿到了扶持的貸款,吳海曬賬單「哭窮」的同時,已經開始用自己的影響力提出政策建議「求救」了。

根據清華大學經管學院、北京大學滙豐商學院以及北京小微企業綜合金融服務有限公司對中小企業的問卷調查結果,賬上現金能夠維持2個月,就已經跑贏了34%的企業、與33.1%的企業並肩了,而只有9.96%的中小企業能夠維持6個月以上。

但是,K歌之王度過了王思聰都被限制高消費好幾次的2019年,卻沒能熬過以新冠病毒開局的2020年新年,江湖傳說也只能成為曾經了。

本來兄弟連就已經不太行了,生死命懸一線,李超把賭注押在了新一年裡面,所以在2019年不斷壓縮成本、緩發工資,為的就是在新一年裡面能夠打一個翻身仗。

吳海的這番精確到小數點后三位的感嘆,來自於他自己的一篇10萬+長文《哎,我只是個做中小微企業的》,這是吳海很擅長的,在2015年的時候,吳海就因為一篇《做企業這麼多年,我太憋屈了》而爆紅,一篇對總理的公開信,不僅得到了回應,還讓他坐上了中南海研討會的桌前。

有微博博主曬出了一批員工的尷尬遭遇,自己可以安心在家閉關抗疫了,因為公司已經解散了。

按照吳海的說法,「4月份我們會死翹翹,除非投資人接着投錢」。

如果這個方案30%以上的人不通過,那麼公司會進入破產清算,總之倒閉已經成為了定局,而在點評APP上,已經顯示了「歇業關閉」。

於是朋友圈的段子也層出不窮:假期延長、延長、延長,然後「公司沒了,不用回來了」。

一個小企業的老闆對貓哥講,可以求救的時候,我能拉下臉來求,自己能抓住的機會我也想抓住,希望我的員工也能跟我一起努力,挺過去了還行,挺不過去,就......

而當年讓他經歷憋屈的桔子水晶酒店,已經從他這個「代孕媽媽」的手裡賣出去了,為此喝醉的他「還在馬路上睡了一宿」,而現在他所說的自己做的中小微企業,是他新的創業項目「魅KTV」。

在現有的情況下,賈國龍給西貝的「預期壽命」是3個月,而吳海給自己公司的壽命則更加精確——2.176個月。

無論是2.176個月倒計時的魅KTV、「只能挺3個月」的西貝還是「能夠活」六七個月的新潮傳媒,能活多久都是現金流決定的,但獨角獸尚且如此,中小企業更加艱難。

最近,一些中小企業主已經開始「咬文嚼字」了,畢竟從疫情開始至今,財政部、人社部、科技部、文旅部以及各省市,從中央到地方,已經有100多條支持性的政策發佈,每一條政策都需要「學習」。

賬上有10億也要搞裁員!有多少公司撐不過春天?

難,但是熬着,但畢竟現在不是所有人都有苦熬的資本。

今日关键词:疫情下感人的瞬间